9

行业动态

人民币“入篮”对纺服贸易的三大提振

发布时间:2016-11-05   文章来源:恒天嘉华非织造有限公司
      最近,有关人民币国际化的问题再次成为纺织服装等制造业关注的焦点。
  原因有三:一是9月20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公告,授权中国银行纽约分行担任美国人民币清算行。这不仅标志着中美金融合作迈向新台阶,更是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又一重要里程碑。
  作为世界上第一大经济体,美国市场向来是兵家必争之地。此次人民币清算行的设立,将进一步便利人民币在美使用和跨境交易,推动中美双向贸易、投资与经济合作迈上新台阶。
  二是10月1日,人民币被正式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特别提款权(SDR),为人民币国际化铺平道路。人民币正式加入SDR货币篮子,这意味着,无论是IMF自身,还是其189个成员国,理论上都认可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
  三是随着产业和资本通过“一带一路”走出国门,人民币国际化也加速前行的步伐。专家指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人口占世界总人口6成,经济总量近3成,“一带一路”战略将有助于在这条世界上跨度最长的经济走廊中形成“人民币区”。
  比如2015年12月,人民币对索莫尼汇率挂牌交易成功举行。我国新疆与塔吉克斯坦双方企业、个人及银行在开展贸易结算等金融结算往来中可以使用本币和对方国家货币,这也是新疆积极与塔吉克斯坦开展经济金融合作,为“走出去”企业服务的重要标志。
  再比如,2015年9月,新疆喀什地区成功开启人民币与巴基斯坦卢比银行间现钞汇率挂牌交易,并在中行喀什分行举办启动仪式。这不仅为新巴贸易投资资金结算提供便利条件,还将有效拓展双方客户交易渠道,扩大金融合作范围。
  近日,记者独家采访了商务部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研究员梁艳芬,就以上3个金融事件,探究其对中国纺织品服装出口企业的提振。
  提振一稳定海外资产
  根据国际化程度的不同,货币国际化可以分为三个层次:作为国际贸易的计价结算手段;作为国际投资和国际借贷的工具;作为他国外汇储备的货币之一。
  此次,人民币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到底占多大比重?梁艳芬对记者阐释到:“SDR是IMF创设的储备资产和记账单位。在人民币加入之前,主要由美元、欧元、日元和英镑4种货币构成,它们在SDR货币篮子中的份额分别为,美元41.9%、欧元37.4%、英镑11.3%、日元9.4%。人民币进入后所占份额为10.92%,美元、欧元、日元、英镑份额相应调整为41.73%、30.93%、8.33%和8.09%,较之前分别减少0.17、6.47、3.21、1.07个百分点。根据IMF规则,篮子货币在SDR中所占的权重不是一成不变的,随着货币在全球贸易和金融领域使用情况的变化,IMF每5年调整一次各货币在SDR中的份额。”
  就人民币纳入SDR成为国际储备货币,其对中国纺织品服装出口企业产生的积极作用,梁艳芬从两个方面做出预测:“一是加入SDR意味着人民币获得国际认可和IMF的信用背书,对中国纺织服装制造业而言,在国际融资方面获得了新的信用支撑和保障,有助于中国企业的海外融资;二是加入SDR有助于增强市场对人民币的信心,稳定市场预期,进一步扩大人民币在跨境贸易和投资结算等方面的使用,对人民币汇率稳定有好处,特别是对中国纺织服装企业布局海外的资产稳定有帮助。”
  提振二降低出口成本
  美国这一世界最大经济体成立人民币离岸中心以后,对中国纺织服装企业的出口优势体现在几个方面?
  就此,梁艳芬对记者表示,人民币离岸市场是加快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重要领域,它需要供需的紧密契合才能成立。美国成立人民币离岸中心,一是中美两个大国经济贸易关系发展的需要,水到渠成;二是稳定、透明、活跃且风险小的美国离岸市场与人民币在岸市场的畅通交流,有助于减少人民币跨境资金异动风险和国内资本市场的动荡,从而有利于降低中国制造业出口成本。
  采用人民币计价结算后将在一定程度上降低纺织品服装出口的交易成本,主要表现为二:一是加快出口结算速度,提高资金结算效率。随着人民币跨境结算配套措施的完善,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流程将更加便利、高效。二是避免汇兑损失,节省手续费和外币套期保值成本等。
  梁艳芬特别指出,稳定外部环境和有力的金融条件将成为中国纺织服装出口企业的最大竞争优势。
  不过也应该看到,当前人民币的计价结算能力非常有限,美元、欧元等仍然是我国纺织品服装出口中重要的结算货币。从目前来看,人民币国际化带给纺织品服装出口的积极效应尚未充分显现。
  提振三减少汇率风险
  人民币跨境外贸结算试点实施以前,纺织品服装出口全部采用外币计价结算,分出口收汇和出口结汇两步完成出口结算行为。采用外汇计价结算的方式,外汇短期大幅度贬值将会给纺织品服装出口带来较大的汇兑损失。
  人民币国际化后将给纺织品服装出口带来一定的积极影响,如减少汇率风险。但这种积极效应的发挥受制于纺织品服装出口企业在出口贸易谈判中是否具有定价权以及人民币国际化的程度。
  为此,中国积极在“一带一路”国家推进人民币结算,新疆和巴基斯坦、塔吉克斯坦等国家绕开美元直接结算,这对中国纺织服装出口企业的利好有哪些?便利性体现在哪些方面?对中国纺织服装企业“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合作的动力有哪些?
  就这几个问题,梁艳芬对记者总结出3点。
  一是,“一带一路”是大战略、长远战略,建设项目所需资金庞大、建设周期长,“一带一路”沿线不少国家经济困难,政局不稳,推进人民币结算至少可以避免或减少汇率风险。
  二是,对中国纺织服装等制造业而言还可以做到心中有数、风险可控,比如预算资金稳定、资金支付和交易便利等。
  三是,对于政府而言,以人民币加入SDR为契机,推动丝路基金、亚投行、金砖银行以及我国参股的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等双多边金融机构,将人民币作为主要投融资货币,完善“一带一路”和国际产能合作人民币融资支持方式,进一步拓展人民币在双向投资、对外援助中的使用,进而推动主要贸易伙伴国大宗商品采用人民币计价和结算。
  可见,采用人民币计价结算相对减少了外汇汇率波动带来的定价成本,可以在贸易谈判中一次性锁定价格,同时也避免了相应的汇兑损失。